刘溜溜的日记1

所属栏目:娱报 编辑:尴尬恒久远 时间:2018-02-03 23:58:33 阅读:9312次

摘要: 2018年2月3日,刘溜溜的一天从清脆的童声——声律启蒙中开始。 ’'云对雨,雪对风,晚照对晴空,来鸿对去燕,宿鸟对鸣虫。三尺剑,六鈞弓,岭北对江东,人间清暑店,天上广寒宫......"清晨的时光总是这样短暂,前夜的梦还未完,闹钟就响了。可是今天是…

2018年2月3日,刘溜溜的一天从清脆的童声——声律启蒙中开始。

’'云对雨,雪对风,晚照对晴空,来鸿对去燕,宿鸟对鸣虫。三尺剑,六鈞弓,岭北对江东,人间清暑店,天上广寒宫......"清晨的时光总是这样短暂,前夜的梦还未完,闹钟就响了。可是今天是周六啊,不用上课,不用上班,躺在床上多好。

天气一冷,刘溜溜就基本成了一个废人了,虽然不冷的时候,她也是过着一种很废的生活。人们说痛是有等级的,被蚊子叮咬的痛是第一级的痛,分娩的痛是第十级的。对于刘溜溜来说,废也是分等级的。天气晴朗温暖的时候,是第一级的废,阴天属于第二级,冷天是第十级。南国的冬天向来是非常暖和的,桂花还在开着,香气不像秋天那样浓郁,合欢花从未枯萎,紫红色的迎春花绚烂着。也因此,刘溜溜非常喜欢这里。然而再温暖的地方,在这场肆虐全国的寒潮下,也是免不了要遭殃。这一次的西伯利亚冷空气真的很疯狂。

刘溜溜在7:30的时候还是起床了,因为今天要回家,大姑父的车已经开到楼下了。顶着两天没有梳过的头和三天没有洗过的脸,一只手拎着那个手把已经坏掉的破箱子,另一只手揣在大袍子的口袋里。此刻,刘溜溜觉得自己颇有流浪大侠的风范。

出租屋里依旧一片漆黑,猪小潘礼貌性的打了一个招呼,以此证明她已经醒了,然后继续死睡过去。猪小潘也是一个很懒的人嘛,刘溜溜心里这样想着,并且发出了一声冷笑,翻了一个白眼。猪小潘以前对她说:"你的冷笑配着你那鄙视不屑的眼神真的很欠揍,如果你用这种眼神看我,我早就冲上来就是一巴掌,打到你摸路径都摸不到。"刘溜溜又冷笑了一声,抬头看了一眼猪小潘,你打不到我哈哈哈哈,愚蠢的人类。猪小潘当然不会知道刘溜溜的这些心理活动,她最多是在梦中听到了两声从鼻腔里发出的‘哼’声,可能还会以为是她自己的呼吸声。

早起像夏至,拉长了白天。这句话说得简直太形象了。在这样一个寒冷的冬日,刘溜溜走出门刚好看到了太阳从不远处的一个高楼的左侧出现,她突然觉得,这个世界明亮得过分。

相关文章
今日头条
最新资讯
猜您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