怀念小时候封丘过年,那才是真正的“年”!

所属栏目:娱报 编辑:黄池封邱 时间:2018-02-06 21:11:44 阅读:6562次

摘要: 封丘同城 生活.新闻.活动.美食.玩乐.公益.推广 说起过年,现在的人总说: 我们需要过年的仪式感!!!仪式感是? 在封丘, “年” 可是从进了腊月就开始算起了, 日历牌儿一天天翻,日子一点点记着, 这是不是也算是一种“仪式”? 那种心急雀跃,满心满脑…

封丘同城

生活.新闻.活动.美食.玩乐.公益.推广

说起过年,现在的人总说:

我们需要过年的仪式感!!!仪式感是?

在封丘,“年”可是从进了腊月就开始算起了,

日历牌儿一天天翻,日子一点点记着,

这是不是也算是一种“仪式”?

那种心急雀跃,满心满脑的期待着就倆字儿

“过年!”

儿时的封丘,最浓的年味儿~

都藏在封丘人的记忆里

是一家人吃着年夜饭,磕着瓜子看春晚?

还是收到家长的压岁钱?

提楼着纸灯笼,到胡同里,

放各种各样的鞭炮,然后远远的跑开?

..........

那个时候的年啊,

对于大人来说,过了腊八就是年。

对于孩子来说,其实就是在“穿新衣”开始,

在鞭炮声中渡过,在匆忙补寒假作业中结束。

从腊月二十三小年儿开始正式启动

迎接过年的所有程序:

祭灶、大扫除、蒸馒头、置办年货。。。。

家里的老人心里都有张“日程表”,

每一件每一桩都井井有条:

孩子们可最喜欢过年的了,

恨不能离过年还有差不多两个月的时候就开始盼了。

理由呢?吃肉?新衣服?吃糖?压岁钱?

现在脑子回想起来~ 那时的压岁钱对于我的记忆,

要是能5块面值的,可是乐开了花......

够买多少鞭炮啊。

大人们呢?虽然心里总是在盘算,这么点钱儿

过年时怎么才能一块钱“掰开”了花,

但过年之前的那点儿忙活也是个乐子,

到了胡同里家家户户大门上贴红火的对联,

和门口挂着的红灯笼的时候,

最重要的要数准备年货了。

小时候就记得和爸妈去置办年货可隆重了,

新衣服那时一般都是妈妈给做的;

到商场或者集市上,买糖买点零嘴儿,

当然见到了糖就撒不了手了。

还要到菜市场去买菜肉鱼

跟着爸妈给当采购的帮手,提篮、排队,

说不定一高兴,门口就给你买个好吃的好玩的...

到了三十儿这天,才是真正的热闹呢,

一大清早,谁都睡不了懒觉,

当当当剁馅儿声都能给你吵醒,

院里放炮声能把你魂儿勾出来

赶紧麻溜的起来,出门要去奶奶家啦~

这时你会发现,

胡同,大街、院里的阿姨们个个都有了新发型,

那时最流行去理发店里,烫满头大卷儿,最时髦!

小伙子也是要理发,油光锃亮的,也最帅气!

最爱和那时满头大波浪的妈妈胡同里一走,

在小小伙伴面前可是自豪。

原先家里的大衣柜里藏着的水果罐头,

终于可以拿出来了!

至于这年夜饭要吃什么?肯定要听老家儿的,

什么炸丸子,炸豆腐,炸果子,炸耦盒。

炸茄盒,炸带鱼。炖牛肉,炖肘子,

炖猪蹄,炖排骨,炖鸡,炖肉。。。。

这些提前一个月心里想着的,

恨不能一晚饭都给解馋了,

封丘人过年还要蒸馒头~

一锅锅雪白的馒头冒着热气,

小孩子最喜欢的是往馒头上点红点儿。

除了馒头还会蒸一些枣饼、豆包,

孩子们总会趁大人不注意的时候抠几个枣吃。

其实真的年味儿,

最快乐的部分并不是一顿年夜饭吃得如何,

而是这个“忙年”乐呵的过程,

那时春节三十儿一定回去奶奶家,要不大大家,

或者亲戚们聚在一起,

七大姑八大姨,都要一起忙年,

准备着这顿饺子。

孩子们在胡同放着鞭炮,

也不用担心胡同里车来车往,

玩一会就会跑回来,

看看厨房的状态,偷吃点炸的虾片儿~

或是抓上一把瓜子和大虾酥。

然后再带好了充足的爆竹

继续跑出去。

到了点,好像满胡同里都飘出的

炖肉、炸带鱼的香味儿,

这比你妈站胡同口喊你:回家吃饭啦,更管用!

然后你跑回家,看到的就是一桌子让人馋涎欲滴的年夜饭了。

到了晚上,你要开始拜年的礼儿了,

红包不怕少,就是要藏好,

每个封丘孩子在春节

最容易听到的:来,妈帮你收着!

没有电视的年代,听一宿的爆竹,包一宿的饺子,

也不会觉得无聊,

有了电视的年代,从那时起,

中国人过春节就多了一项必不可少的项目,

看春晚。多少关于春节难以忘怀的记忆,

都和春晚紧紧连在了一起。

记得那个高大英俊的大男孩儿

因为春晚一夜之间红遍中国,

他劲歌热舞带来一曲《冬天里的一把火》,

到今天提起仍然让人津津乐道,他就是——费翔。

伴着每年春晚的”欢乐今宵“,

这种闻着熟悉饭香,听着熟悉声音的“年”,

我想,每个开封人一定都熟悉,

记忆里小时候封丘的年味儿,

渗透在朴实的街坊邻里间,

在街坊邻里过年,张家、李家、王家没有贫富,

融洽的像一家,一声声亲切:“您,过年好啊”

还有除夕一早放在你枕边儿的新衣服,

初一清晨枕头下藏着的压岁钱,

黏着大人,一定要去庙会玩一趟,

甭管它是集市上的庙会,还是景区庙会,

回回都必须买点什么。

换件新衣、吃次大肉、放响鞭炮、逛次庙会,”

这就是我们小时春节最令人期待的事情,

到了今天,“他们”好像都已经被淡忘,

但是也是永远在封丘人爱念叨的回忆里,

回忆从前过年一件件趣事,

这些回忆会一在每个封丘人心里明亮清晰。

相关文章
今日头条
最新资讯
猜您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