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cult片的年代怎么猎奇

所属栏目:娱报 编辑:破词儿 时间:2018-02-03 10:35:00 阅读:15609次

摘要: 胡子女、犬面男、爱尔兰巨人和连体婴兄弟 ...当这些“异人”们汇聚到一个舞台。 就有了 [马戏之王] 里,那生动梦幻又怪异斑驳的 马戏团歌舞秀表演 。 [马戏之王]里的马戏团 也有了盛行于 19-20世纪 的、百年来以欣赏怪异为乐趣的 “畸形秀…

胡子女、犬面男、爱尔兰巨人和连体婴兄弟...当这些“异人”们汇聚到一个舞台。

就有了[马戏之王]里,那生动梦幻又怪异斑驳的马戏团歌舞秀表演

[马戏之王]里的马戏团

也有了盛行于19-20世纪的、百年来以欣赏怪异为乐趣的“畸形秀”

畸形秀

看过[马戏之王]的人,大概多半都在吐槽:这剧情是个什么鬼啊!但歌舞又是真的好看啊!

嘿,人家片子定位其实是个合家欢歌舞片。对,像春晚的那种。

但又暗戳戳地让我觉得不过瘾。这么好的题材,怎么能不往暗黑方向拍呢喂。

毕竟,主角P.T.巴纳姆可是美国历史上出了名的,以包装畸形人、欺骗观众起家,从此将马戏团和畸形秀文化发扬光大的争议人物。

[马戏之王]中,休叔的巴纳姆

畸形秀(Freak Show),是一种以反常现象/畸形生物为主题的、给参观者带来精神上冲击的展览。

巴纳姆生活的19世纪,以及20世纪初,是畸形秀广为流行、甚至造了大批明星的主要时期。

比如,片子里的侏儒“拇指汤姆将军”的原型,就是19世纪名噪一时的畸形秀明星,连英国女王都是他的粉丝。

P.T.巴纳姆和“拇指汤姆将军”

其实,早在16世纪的英国,工业化和维多利亚文化的交融时期,就已经有了对畸形的展示。

但要说,畸形秀真正成为流行文化,还是离不了巴纳姆这个人。

P.T.巴纳姆

巴纳姆早期曾将一个80岁的老妇人包装成160岁,宣传她是美国第一任总统乔治·华盛顿的奶妈。

来一探究竟的人络绎不绝,巴纳姆也由此成名

到了1841年,巴纳姆专门搜集、展览各式怪人的美国博物馆在纽约开业。

巴纳姆的美国博物馆

有了第一个畸形秀展馆后,一时间,10美分就能观看的各式“廉价博物馆”红火起来。

最初,畸形人就在这些所谓的博物馆展出,甚至发展出了可以随时迁移和流动的“廉价博物馆”。

赫尔佐格的[卡斯帕尔·豪泽尔之谜]里,“野孩子”卡斯帕尔就曾在这样的地方被展出过。

[卡斯帕尔·豪泽尔之谜],在地窖的野孩子

卡斯帕尔是曾被称为“欧洲之谜”的真实人物,1828年,他被扔在一个广场,才被人发现。

在此之前,被关在地窖近20年的他从没有接触过人类和世界,不会说话,智力如同婴儿。

被小镇居民研究一番无果后,他被放到了流动的博物馆里,连同小人国王(侏儒)、印第安人等一起供人参观。

[卡斯帕尔·豪泽尔之谜],被展出

后来,随着马戏团在19世纪中期的流行,流动的“廉价博物馆”才开始与马戏团合体。

畸形秀也慢慢地从最开始的助兴节目(Side shows),成了所有马戏团必不可少的重头戏。

一直到20世纪中期,医学的发展,可以合理解释基因突变或疾病,怪胎们成了值得被人同情的对象。

再加上电视的兴起和冲击,畸形秀连同马戏团,才一并走向了衰落。

畸形人

长胡子的女人、没有四肢的“毛毛虫人”、连体双胞胎、先天性缺趾的“龙虾手”

多毛症的“犬面男”、头部畸形的“小头人”,以及侏儒和巨人...

这些在“廉价博物馆”时期确定的标配,也几乎成了后来马戏团的目标配置

1924年的一场畸形秀合照

而在电影史上,也有这样一部电影,把这些“异人”都集齐了,却惹得争议无数

这就是托德·布朗宁拍摄于1932年[畸形人]

在前一年的[吸血鬼]大获成功之后,布朗宁瞄上了以畸形人为主角的一部短篇小说。

[畸形人]合照

马戏团的一个侏儒爱上了一位高大美貌的蛇蝎女,蛇蝎女却想着以婚姻骗人遗产,再毒死他。

被马戏团里其他的畸形人知道后,大家联合起来,上演了一出恐怖的畸形人复仇记。

片中所有的畸形人,都由真实的畸形人本色出演

比如,曾在巴纳姆的马戏团演出的“蛇人”兰迪恩王子;

“蛇人”兰迪恩王子(左)

患有头小畸型症的明星小头人西蒙·梅兹;

小头人西蒙·梅兹

还有曼妙美丽的连体双胞胎姐妹,都是在当时知名的畸形秀表演者

连体双胞胎姐妹

尽管电影的结尾像个恐怖片,但前面对畸形人在马戏团日常生活的展现还是异常生动和真实的。

结果,却因为题材原因,[畸形人]一上映就毁誉参半,甚至在英国被禁了30余年,才重新得到承认。

不过,要说到影史上最著名的畸形人,大概还是要数“象人”了。

和巴纳姆同时期的竞争对手汤姆·诺曼,在1884年时联系上了因严重畸形而得名“象人”的约瑟夫·麦里克。

从此,“象人”成为诺曼的马戏团里最著名的畸形人

[象人],影史最著名畸形人

1980年,大卫·林奇基于此拍摄了[象人]

片中的“象人”,披着怪物的外表,头部是别人的两倍大,皮肤损毁,背部也长满了脓包。

在马戏团,他要被脱光了衣服,将身体的残缺展示给前来观赏的观众

可是,独自在窗前时,他却会望着对面的教堂,做手工教堂的模型;默诵《圣经》的篇章。

[象人],做手工教堂的模型

被人以礼相待时,他会默默流泪;在街头被人围观捉弄,他会喊“我是人!不是动物!”

“象人”,着实让人心疼。

畸形迷

迷恋畸形秀,不是那个时代的观众特有。

众所周知的,费里尼是马戏团迷和小丑迷

他把处女作[杂技之光]献给了马戏团,把第一部伟大的作品[大路]也献给了小丑。

[大路]里的小丑

他还专门拍摄[小丑]来回忆童年时与马戏团的相遇情景

[小丑]开场,就是一段长达20分钟的马戏团表演,女大力士、侏儒、巨人...

没说出来的,是马戏团里必不可少的畸形秀。

[小丑]里的马戏团

后来,日本导演寺山修司在60年代成立剧团“天井栈敷”,直言不讳的就是对畸形秀的迷恋。

到第一次招募演员时,都还想着成立的是“畸形秀研究小组”,于是在招募贴开心地写道:

“儿时的马戏团都去了哪里,蛇女、熊娘、火男...我要将他们召回,畸形、侏儒、美少女,一起来应征吧。”

于是,“天井栈敷”的剧目从不乏《青森县的驼背男》这样以畸形人作主角的剧目。

甚至,畸形人成为剧团最不可或缺的存在

他们组成的马戏团,在[死者田园祭]中,是少年第一次认识外面世界的媒介。

[死者田园祭],马戏团一景

撩开马戏团帘布的一角,一个光怪陆离的异世界就这样展现在眼前

像极了费里尼[小丑]的开场,镜头一点点窥探着进入到马戏团的里面

而漫画家丸尾末广又深受寺山影响,画出了美少女失足落入异人马戏团的情色cult系《少女椿》

动画[地下幻灯剧画 少女椿]剧照

在丸尾末广笔下,双性人、侏儒、连体双胞胎等等畸形人成了展示异色SM生活的绝好素材。

自然,也会有人诟病寺山或丸尾末广兜售奇异

但其实在寺山那里,本来就没有什么畸形与正常之分。

日本民间故事《一寸法师》中,一寸高的侏儒男孩经过艰难险阻,恢复正常身体最终与公主幸福生活着。

寺山却讨厌死了这种匡正“畸形”背后的“正常人”逻辑,就像他曾说:

“我原本就不相信有什么标准人类的存在。

如果要我写这个剧本,最后一定要让一寸法师以“一寸”的姿态自由生活。”

是的,畸形秀曾是人们猎奇的产物没错,[马戏之王]这种合家欢过度美化了对畸形人的剥削没错。

[马戏之王]

但我也的确相信,无关展示与否,畸形人也能活出自己的光亮。

不是作为畸形人,而是作为一个“人”。

相关文章
今日头条
最新资讯
猜您喜欢